【大圣归来】【白龙X混沌】(现代PARO) 疯子说 2 大肉

佛心蛊:

 



 


脑洞:@靴下猫腰子 & ME  


  疯子说


 


白龙X混沌(现代PARO)


 


 


2


上回说到非法小发廊老板混沌把被妈妈硬捉来的小白龙拾掇得人模人样儿地,笑眯眯地送客出门就瞧见西海进出口公司那SUV跟单元楼门外面杵着,一看这位姓白名晓龙的狂野系帅哥掏出钥匙咧着嘴,SUV就BIUBIU地响了两声。


混沌哪儿还能不知道这就是上回子开车装着孙大圣来砸自家摊子的仇人?


混沌出身比较乡土,所以概念特别淳朴。这个世上有两大仇是不能了结的,就是打我妈妈烧我全家,现在加了一仇,就是削老子的摊子。


于是再一看打开车门示意自己坐副驾的小白龙,满眼大白牙都森然可怕起来。


龙妈正想着把混沌引回家,往后就让他给自己儿子打理头面。


她自然不知道自个儿这是引狼入室了,自从她过来剪头混沌顺道把她家那长得跟条毡子一样的红泰迪硬剪成了个熊娃娃,这龙妈看着混沌就特别亲切。


孩长得好看啊!把自己拾掇得清清爽爽整整齐齐的,她就不喜欢小年轻儿胡乱打扮,出切看见那些发型师都是一头黄毛就发恶心,混沌这样多好?一头黑发,就是迎着太阳看反光蓝哇哇的。


混沌咬牙切齿地看着小白龙,心想着君子报仇十年不晚,要说做生意的都得会一招变脸,于是嫣然笑开了,眼角起皱地上了副驾。


小白龙其实就没怎么仔细看这发型师,他就不好打理自己。这家族生意就是倒腾水产,说是太子爷,其实小白龙经常要自己亲身上阵去校验水产好坏,你说你摸了龙虾抠蚬子的你能穿一身阿玛尼干这个?


所以小白龙日常就是一身CK的工装白T,有时候还给螃蟹开俩洞,下面一身养了好久的破洞牛仔裤,一双防滑洞洞大拖鞋,虽然是进口的正品,可天朝盗版事业红红火火,乍一看跟路边摊十块一双的也看不出什么差。


最烦就是剪头发,他头发硬,头顶有俩旋,一剪头就跟他妈重新做人一样,给了几大千回家自己拿一推子直接推光溜了重新长去,后来就烦了,死活不剪头发,偷他姐白晓婷的发圈一扎了事。


他妈指着他们家龙宝儿证明这胡大发型师功底深厚的时候,小白龙是不相信的。


就算一样头发硬旋儿多,那毕竟也就是条狗不是?谁知道上手剪爷们会不会又让他恨不得重头来过?


可这人手上还真有功夫事儿,这差不多是白小龙从懂事儿开始剪过的最好看的头发,整个人帅度提升了三倍不止,还粗犷文艺两相宜,他虽然不怎么穿西装打领带,但是也看得出好歹,这要是穿了脑袋也配得起,于是小白龙对他妈叫人家上门吃晚饭也就喜孜孜认了。


这到了上车了小白龙才想着看看人家嘴脸,不怕说他除了毛硬还有个毛病,就是不怎么认人脸。要是不熟的人那都是看着模模糊糊的,孙斗战说得好,他要记得人,要么一起扛过枪,要么一起睡过炕,还有么就得一起上过桌。


这年月扛枪就不指望了,睡炕的也几乎就没有,以前喜欢校花,提着大闸蟹上门,姑娘家檀香味儿重,一闻他身上一股水产味道那就没了戏了。


所以只好一起上桌。比如孙大圣这情分就是吃出来的。


既然老妈是让人家一起吃饭的,他就先看看记一下呗,这一看小白龙就挪不开眼了。阳光灿烂地撒在混沌脸上,小瓜子脸儿,白生生地,虽然嘴角还带着一块儿淤青,可眉梢眼角那又雅又媚的风情,一笑就扑面而来,嘴唇儿薄得跟纸皮儿一样,偏红得水润,也不知道是不是擦了什么护唇油之类的,亮汪汪的让人想起蛋糕上面浇了汁的樱桃。


不算男生女相,但身条秀气得吓人,差不多一般儿高,身子细得只有他一半,穿一件“I’M YOUR FATHER”的黑T,下面挎着条时尚最时尚的长档黑裤。


整个身条儿紧梆梆的,脖颈手腕子小腿儿雪白,不知道怎么养的,看不到什么毛孔,那黑皮儿一剥不知道怎么嫩,这就是条肥嫩鲜美的七鳃海鳗。


这是蒸着吃,还是煮着吃,还是蘸酱烧烤了吃?


小白龙想着就问出来了,你喜欢吃鳗鱼吗?胡先生?鳗鱼的,我们家里多多的,随便吃的干活。


龙妈一听咦怎么咱们家这犟牛主动问上了?开开心心地就截胡了这话,敲着小白龙的脑袋说,哪儿有跟外面问客人吃什么的?咱家什么没有,上家问切!摆驾。


太后发话了自然就开了车,小区里面溜一通也就到了,小白龙看着混沌双眼冒光,每个心窍里都塞满了亲切,那是一种最好的厨师对于最好的食材的亲切,叫人心头特别的暖和。


混沌满心都是怎么跟这人报复来着,不然他应该已经汗毛倒竖了,眼下他只想着怎么收拾这个姓白的。正所谓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闯进来,既然就在眼皮子下面就不会给你好过,不给你剃个地中海我就不姓这个胡。


很久以后小白龙说你那时候这么恨我,怎么到头来就没有给我剃个阴阳头地中海呢?我们混混真可爱,心真软,跟刚开壳的蚬子嫩肉一样,来来来让我吱溜一下吸进去。肉肉呢?嘴张开,我要吸你的嫩肉肉。


混沌就拿网球拍敲这人的头,混混你个蛋,混混是孙斗战,我什么时候混黑道了你这个蠢龙?


那沌沌?怎么跟炖鱼翅粥一样,哈哈哈哈哈……


说着小白龙就低头把小薄纸皮儿嘴咬住了,嚼得咯吱咯吱地。


那时节自然没有这样的亲热,小白龙在厨房里忙着,一心想报复的混沌特主动地借口要帮忙去观察敌情,小白龙手持一条七鳃鳗给他看看满是小碎牙的圆嘴。


胡先生,你看,这牙跟你特别像,你牙也小。可别被它这样子骗了,咬一口死疼,厉害着呢!来来来,咱们先给它把这个头剁了。


混沌听得白脸儿都透明了,这几个意思?剁老子头来着?


说着小白龙大菜刀往下一摁,一黑脑袋就biu地飞出去,掉在洗菜盆里还一张一合。他就提起来给人看那不断摇摆的鳗鱼。


看这肉,白生生的,嫩呼呼的,好吃极了。


 


小白龙把混沌办了那个早上,手指沿着阳光在混沌的肋骨上摸着,那嫩滑的爽感跟捏着鳗鱼肉一样一样的,食色性也,古人诚不欺我。


他低头咬上去,吭哧吐息,混沌就鳗鱼一样挺着身子,嘶嘶地哭着锤他的头。


你疯了,你是不是疯了小白龙,三太子,你知道你在干什么?


我知道啊!


小白龙咬着混沌樱色的奶尖含糊说。


我在吃你。


 


其实他也不是一开始就这么下定决心的。再怎么觉得好吃这也是个老爷们,两腿一撇中间那一坨是一样一样的,那时候他也就想想算了,真下嘴还是不行的。


混沌看着在眼前扭的没脑袋七鳃鳗也是扛不住了,捂着嘴就回头奔客厅去了,小白龙把一桌子海鲜做好了混沌已经在跟太后讨论养狗的诸般种种,等到龙爹和一个哥哥一个姐姐回来就开了席。


混沌这一顿吃得还是很香甜的,自从被孙斗战砸了场子,他就没怎么好好吃过海鲜。苦孩子本来就不趁大手大脚,尤其龙妈说准备好了甜虾三文鱼给他带回去给小弟小妹吃,他就越发吃得开心夸得殷勤了。


虽然心头还是踅摸着要收拾小白龙,但龙爹一看儿子这脑瓜子剪得好,当即给全家办了三年会员卡,龙哥龙姐更是讨论开了要什么发型的事儿,混沌也就把这一家人都给当了大客户对待,要报复还是可以长远考量的,比如三年以后奔别处去,再叫这人跪着喊爸爸。


然而就连这点坏心思也给龙妈堵了洞,吃了饭龙妈暗搓搓把混沌朝阳台一扯乎,交给他个任务,每天帮小白龙打理打理外表。


老人家也是为了儿子操透了心,这成天就在鱼堆里打转,海鲜顶头上走,这年岁了,家里又不穷,样儿也帅,偏连个女朋友都没有。像话吗?


成天光吃有什么意思啊?吃八块腹肌还能当巧克力?别闹,好好扮上给老娘相亲切。


龙妈出手甚是惊人,一个月两万就给当专门的费用。小胡会打扮,也给咱家傻小子捯饬捯饬?不说别的,给拐一媳妇回来生娃娃就好。


混沌这会儿穷得能刮墙上白泥来下饭,面对巨大诱惑当即投敌,自己都觉得到抗战那会儿汉奸是妥妥儿的当定了。


提着一大包甜虾三文鱼出门自然是小白龙送回去的,混沌本来也不爱坐他那破车,一想到孙斗战是破车拖来的心就有火,可他吃得胃部凸起,的确是走不了道了,这么近的距离也只能让人开车给送。


到了地方混沌在副驾上摁着胃说,白先生你妈让我明儿开始给你收拾打扮。


哦!小白龙点头,掏一卡放他手上。


我妈说让你给我置办点相亲的衣裳。


混沌一看那卡,黑的,差点小身子撅成两截。


黑卡没额度限制,他这辈子就第一次看见。


你就这么给我?不怕我刷了贵重东西卷包袱皮跑了?


那哪儿能?小白龙憨厚地笑,网上有通缉追逃系统呢!


你妹!混沌也笑笑。


 


混沌一回到店里山幺跟山妹就迎上来,吃甜虾皮都不剥,仰着头吃得嗷嗷叫,连虾头都拆了熬汤喝。


混沌喝着一碗汤消着食儿想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先把钱赚了再说。收拾起店子就给自己相熟的大牌水货铺子打电话,带着卡就奔那去了。


买了不少衣裳,知道这人平时穿CK,就是喜欢打扮年轻点儿,于是买的也是各大牌儿的年轻副线产品。毕竟是去相亲的,真一身老牌名牌看着就太吓人了,跟去拿钱砸人似的。去夜总会这么穿还行,良家女子还是算了。


衣裳买了混沌也消了食了,扛着东西嘿咻嘿咻地找到小白龙的家门儿,左右手都是东西,只好拿牙磕门铃。


小白龙其实不跟爹妈住一起,大学毕业就搬出来住了,主要是他受不得他妈天天念他没收拾没打扮,不过还是住在一个小区里。


他正坐着看电影,看见七品芝麻官吃吐了还觉得饿,正笑得呵呵地,就听见门铃响。打开视讯系统一看,小白脸儿混沌小米牙儿啃着摄像头,软软粉嫩的舌头都看见了,浑身当即一个激灵,连忙开锁拉门。


混沌提着衣裳进门一看,好家伙这乱得比他妈山幺租的小房都乱,什么衣裳这儿一坨那儿一坨,臭袜子塞在沙发和墙壁中间,浴巾湿漉漉的就丢在沙发背靠上,内开放式厨房碗都堆起来了,都人他妈干事儿?


胡先生……小白龙搓手搓脚地凑过来,混沌看他跟个麻脚大苍蝇一样的动作,翻他一大白眼,都看不见眼仁儿了,尖着嗓子说,你这儿跟猪窝一样,你自己收拾吗?还是我给你收拾?


小白龙仍搓着手说我也想自己收拾,就是都已经不知道打哪儿下手了,要不您来?多少钱我给。


要得就是你这句!混沌仰着头,小鼻尖儿挺挺地朝着天花板,哼一声,一股傲气。


哎一个老爷们这么俏,见了鬼了这是!小白龙提提椰子树沙滩裤,看着混沌从厨房找围裙穿上。


那还是他老娘偶尔用的,土俗得一刚的太阳花,嫩黄嫩绿的,混沌肤白穿着偏生好看得很,还在头上绑个骷髅头的小方巾,把长头发都捞进去,露出那小脸,小得跟电视上的模特儿似的,尖削削。


洗着碗擦着桌头上就滴汗下来,晶晶亮的耸着肩膀去擦,不知那脸多嫩多软。


傻看着干什么?去擦厕所!


哦!小白龙答应得挺好。


可我不是给你钱嘛胡先生。


也对啊!混沌擦擦额头上的汗,又翻一眼,开价,别低了,不然厕所还你刷。


你说多少是多少。


爽快!每天给送点甜虾,山妹最喜欢吃这个。


行,你说什么都行,都可着你,胡先生。


别这么叫了,叫混沌就是了,别别扭扭。这个拿去放消毒柜里,开十五分钟。


嗷!那你也叫我小白龙?


嗯呢!


 


这一收拾就到半夜,楼道里的垃圾都十几大包。


混沌腰都直不起来了,拿一块新毛巾擦着脖子,让小白龙把买的衣服都放沙发上,他给挑了几件出来做第二天的搭配。


你妈说你好歹是个总经理,总经理要有个样子,跟人家交涉的时候穿这套,在办公室这套,下去干活还穿你喜欢的。


哦!


那我走了。


混沌丢了毛巾出了门。


 


这就勾兑上了啊!半个月都是混沌给挑的搭配,早上还来叫小白龙起床,当然,加钱的。


小白龙在此期间相亲了三四次,最后回家跟他妈说不去了。太后问他是姑娘不够好吗?姑娘不够美吗?还是姑娘哪儿得罪你了?


小白龙说也不是姑娘不够好,也不是姑娘不够美,更不是姑娘得罪我了。


娘啊,儿心里面,有了人了。


龙妈一听来了劲儿,谁啊就有了人了,半个月前没听你说?小白龙支吾半天说那是啊,半个月前我还不认识他呢!


龙妈逼问说到底谁,说出来你妈给你活络活络,帮你追一把。


小白龙又支支吾吾地说娘啊,就是剪头发那个胡先生。


龙妈嗷一声把泰迪砸到小白龙怀里,拿起痒痒挠就没头没脑地揍下去,打的小白龙抱着狗满屋子乱窜。


我怎么生的你,什么不好你搞基,你赶什么时髦你?


搞基是时髦?小白龙茫然。


可不是时髦吗?现在综艺节目都搞基。不是,你到跟你娘好好说说,怎么好端端的大姑娘不爱喜欢了男人?


那有什么原因?小白龙抚着抽得一条条的胳膊说,他好呗,我就喜欢那样的。


白家的事儿只要龙妈知道了就大家伙儿都知道了,二姐回来一听笑嘻嘻地说小弟你这土老帽居然也趁了一回流行啊你!大哥倒是没说什么,把刚从幼儿园接回来的一对双胞胎儿子朝老妈身边一推,豪气万千地说娘啊咱家传宗接代的这不是有了吗,还俩,你就随这兔崽子去好了。


小白龙头点得要掉下来,龙妈就瞅瞅老爷子,龙爸倒是一脸淡然的说了,这孩子以前就没有女朋友,现在还是没有,有个男朋友也是赚的了。


龙妈一拍大腿说,还是老头子你说到重点,那就这么着吧!就是人家孩子看着也不是喜欢搞这一套的,要是不成怎么办?


老爷子说那换一个。小白龙就跳起来说,不嘛我就要这一个,就这一个,别的不要。


那人家不跟你咋地?龙妈一巴掌就拍他后脑勺上。


不跟不行的!小白龙说。


 


的确是不行的。


所以他就把混沌给办了。


其实小白龙也不知道到底应该怎么办才对,还是他二姐说的,你平时多表示表示,人家要是不拒绝,那就是有戏。看着半推半就的话就生米煮成熟饭得了,当了咱们白家的人了那还想跑怎么地,哼哼!


小白龙就的确多表示表示了,比如说带着混沌去吃饭,把他嘴巴旁边沾的饭颗儿揪下来送自己嘴里,看着混沌撅着个腚在刷浴缸子就走到他背后拿点这个那个的,好贴着他蹭蹭。


混沌也不是毫无感觉,但是吧一是钱这个东西真的太坏了,手里捏着钱的感觉太好了,实在舍不得丢了差事,二是他不觉得这个货要是喜欢自己有什么不好的,他完全可以等到这货跟他表白的时候玩儿他一遭,最后把他跟个破鞋一样儿的丢开,让他心碎,让他宿醉,让他哭天抢地唤不回。


但是他就没有想,小白龙这人这么好吃,吃起来就根本停不下来。


但凡下嘴,必然连骨头都啃得森白可爱。


所以两个月之后,小白龙觉得自己试探够了,而混沌还觉得应该多赚俩月钱的当口儿,混沌大早上来叫小白龙起床,揭开被子就被这人一手拉着卷到床上去了。


大手一把扯开他腿,一根硬热的棒子就朝胯中间杵。


隔着裤子烫得他心惊胆战。


沌沌,我忍不住了。


小白龙另外一只手捏着他的尖下巴,喘着粗气说。


让我吃了吧!我的心肝儿。


 


混沌躺在小白龙身子下面就想,这他妈跟设定的不一样啊!说好的表白呢?这是怎么直接跳到上床的?


不管他怎么想,那边小白龙可已经说开了。


啊,宝贝儿,你身上都是我的味道,太激情了,伤不起啊!你摸摸我都这么硬了。


你他妈洗发水都是老子配的,跟老子一个牌子,当然他妈的一个味道。


混沌挣扎着解释,小细胳膊给摁着,小白龙深情直视他细长妖娆的双眸。


别解释了,北鼻,我昨天在厨房捏你屁股你都没有反抗,我明明白白你的心。


我他妈什么心了,老子端着滚烫的东坡肘子你他妈捏我屁股我能扣你头上?混沌终于破口大骂。


我吃了你嘴角的饭粒三十六次,你从来没有说让我不吃。小白龙顽强地当着他的睁眼瞎。


你吃老子剩饭老子开心着呢!傻逼啊你!老子跟你有仇你知道吗?混沌口喷唾沫。


什么仇?小白龙茫然。


你他妈开车拖着孙斗战翻老子摊子的仇。混沌眯眼。


哦……那个道边儿跟豆儿虫一样拱的是你啊。


你他妈还说,咬死你。混沌撑起来一点点,直着长长的白脖子。


小白龙咕嘟吞一大口哈喇子。


北鼻,你咬吧,咬死我都行。我真忍不住了,你恨我吧!我没有认出来是你,都是我的错,过了这会儿我跟你赔罪。这大早上的,你看,我都硬疼了。


切了你当太监切!混沌一脚朝上,撩阴腿。


白龙伸手捏着混沌的脚脖子,阴沉了俊美无铸的帅脸。


要不得哦!


他说。


可不能这么狠,废了你男人。


谁他妈是我男人。


我!


白龙刷地撕了混沌的T恤,就是那个“I’M YOUR FATHER”。


我是你男人不是?


白龙的手指顺着混沌的喉结朝下溜。


我知道你还是个处男,我也是,我俩绝配。


没少拿三文鱼和甜虾贿赂山幺和山妹,成绩斐然。老婆还是个处儿,天啦噜!赚了!起码二十吨顶级大龙虾。


瘪犊子!汉奸卖国贼,我就知道是他俩,老子非炒他们鱿鱼不可。


你知道我看了多少片儿?


我知道个蛋?


我都是为了你。


白龙粗大的指尖调戏着胸口两个小肉粒粒,舌头却在混沌胯下劳作。


老子尽看他们怎么舔了,北鼻,我要给你个欲仙欲死的第一次。


卧槽你——你别含——吐出来——啊……哎……哎哟……吐……吐出来……别弄那……嗯……


混沌腰都碎了。


你说谁他妈第一次上来就口炸?


他就听到一声卧槽,小白龙就爬上来看着他,一脸都是他的那什么。


混沌满鼻子自己的腥味儿,瘪着嘴哇就咬在小白龙的脖子上。


小白龙忍着疼在他耳边喷气。


你这不是很爽吗?还咬我。


混沌牙口发酸,松开了口,小白龙低头就咬上他的嘴,舌头不客气地伸进去搅着卷着。


你真不喜欢我?


不喜欢。


那稀罕吗?


……你好烦……别问了……


混沌慢慢地抱紧男人结实的肩头。哎,亲起来感觉也挺好,浑身带脑子都麻酥酥的。这么威猛的一个男人,给自己口,那也真的是喜欢狠了吧!


心里泛起一丝甜味儿,还没来得及品味,小白龙已经把他推倒在床上,把弄湿了的裤头扯到脚踝。


我的妈!小白龙抽了口凉气。


你怎么这么白?说着咬他脚腕子,咯吱咯吱。


混沌不理白龙,咬着嘴闭着眼睛不说话,就是脚腕子湿热难当。忽然一下眼睛就睁开了,这厮居然吃他脚趾头,天啦!要脸不要的?


你就……不嫌脏……


混沌断断续续说。


不准……不准亲我……


要亲,不脏。小白龙挠着混沌的脚板心,逼他笑起来。我知道你早上起床就洗澡的,袜子也每天都是洗得干干净净的,鞋里还喷除汗剂,你就这么爱干净,脚趾头都是香的,好吃!


吃个屁。


混沌这么说。


然后就被吃了。


屁股。


 


小白龙的手指在他腿间辗转地磨蹭,进进出出,时不时地塞着滚烫火热软叽叽的东西进去,他知道那是什么。混沌已经不会说话了,他只会把脸压在枕头里呜呜地叫。


人不要脸天下无敌,他算是明白了。


白龙的大手有节奏地在他屁股蛋子上揪着,逼得他放软了身子。那人还不要脸地问他,舒服吗北鼻,是不是这儿。


是不是都好,干嘛告诉你,去死吧去死吧去死吧!


正想着蛋蛋囊儿就被火热的棒棒蹭得湿漉漉的,那玩意在外面一顶一撞。


北鼻我要进去了,莫方,抱紧我。


我他妈趴着呢小白龙,我反着长手抱你吗?混沌再度破口大骂。


骂完就被捅进去了,一点都不含糊,捅到最里头,严丝合缝。


卧槽……疼……他反手揪白龙的胳膊肉,玩儿命的拧!


松松,北鼻……我也疼。


活该,拧死你。


我说的是下头,太紧了,动不了了,卡到根儿了。


你要脸吗!白晓龙?混沌呻吟着,用手捂住脸。


不要!小白龙抽着腰,慢慢地出来,慢慢地进去,要脸干什么,我就要你。


混沌觉得自己就像磨盘里的豆子,一开始是干硬的,后来泡软了,被坚硬的磨盘碾磨着,慢慢就碎了,挤出汁来。


耳朵里的声音渐渐的就湿了,听起来有粘稠的味道,下面杵着男人的东西,随着声音顶在某个地方,又疼又舒爽。


有时候还停下来,指着那一点转圈儿磨,都是什么鬼,可是他连小肚子都湿了,那根硬邦邦的,被磨一下就吐一点粘液滴下去。


要死了,白晓龙你这个王八蛋,别弄了,啊,再深一点,要不行了……


到底要深一点还是别弄了?男人粗粗地喘着炽热地扫着耳根。


不知道不知道……你好烦,我恨你,我恨你啊……


恨我吧,我就喜欢你恨我。太舒服了沌沌,你也舒服对吧?你看你,这水流得停不下来。


闭嘴!王八蛋,大乌龟!给我闭嘴……啊恩……我不……不听……


好好好,不听,只要舒服,不听……


于是就真的两厢无话了,被捅出来了,一阵一阵的。


后面也一阵一阵热的涌进去,混沌迷茫地看着天花板,他知道自己身子一紧一紧,这滋味的确就是登了天了。


小白龙捏着他满是汗水的尖脸吧唧吧唧地亲着舔着。


我爱你,我是你男人了,真好啊,我太喜欢你了。


混沌转着眼珠子,定格在小白龙泛红的俊脸上。


然后一个大嘴巴子给他扇上去。


无耻下流!


 


待续


 

评论

热度(135)

  1. Herbert曜佛心蛊 转载了此文字